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我们都是路人
    “各单位准备!开始!”随意郭寒的一声令下,第四场拍摄开始了。

     这一场主要是发生在客栈内,莫文则是演一个路人食客,待会他会被男主角甩出的筷子击中,然后不甘心的死亡。

     男主角是门派中的大师兄,有点名门的傲气,又因为是刚下山,所以随便碰到什么不顺的事或者人,他都会二话不说的和对方发生打斗。

     大师兄肯定是修为不凡,出手就是大范围群攻,所以山下的普通百姓自然就是第一受害者了。

     “哥几个,我给你们说个笑话。有一天一头驴和一头猪同时在独木桥中间相遇,驴对猪说,你回头吧,小心我一脚把你踢下桥去。你们猜猪会怎么做?”

     在大师兄他们前面的一桌食客正在讲着笑话,莫文就是那几个食客之一。

     其中一人想都不想的回答说道:“猪肯定回头了,它又打不过驴。”

     “猪也是这么想的!”将笑话的人立即说道。

     “那是!”回答的人还得意的回应了一声。

     “噗!兄弟,他说你是猪啊!”另外一个人赶紧提示道。

     “哈哈!”周围听到的人都笑了出来,刚才回答的人感觉没面子,立即将碗里的面条挑出来一根,然后甩向讲笑话的那人。那人头一歪,面条一下就落在了大师兄的碗里。

     “刷!”的一下,大师兄的脸就变了,然后随手那起几根筷子向着莫文所在的那几个人攻击了过去。

     莫文他们只是普通的百姓,哪里躲得了大师兄的愤怒一击啊,当时几个人就被击中了。其他人都是一击毙命的,莫文正对着大师兄坐的,所以他知道自己是被谁杀死的,可是他不甘心,在临死前抬手指着大师兄,双眼露出一副“你等着”的样子。

     ……

     中午半个小时的吃饭时间,然后大家就开始了下午的拍摄。

     莫文又演路人,这一次他改行演小偷,他看大师兄几人腰带上挂着储物袋,立即起了贪婪之心,然后装作不小心撞到他,同时顺手将储物袋偷走。

     “啊!对不起!对不起!”莫文连忙向大师兄道歉。那大师兄本来有火的,可是听到他不停的道歉,只是皱了一下眉头,收起了杀人的心思。

     “下次小心点!”大师兄面色不善的对莫文说道。

     “是的,是的!”莫文连忙感谢的说道,然后快速的离开。

     走出不远,他就得意的掂量着手里的储物袋,今天又是大丰收啊!

     “大师兄!你的钱袋!”有个师弟突然发现他大师兄腰间的储物袋不见了,立即叫道,“刚才那人是小偷!”

     由于发现的太快,莫文还没有走远,他也听到了那名弟子的说话声,所以他立即加快脚步逃离现场。然而他的速度再快,也没有大师兄的剑快,他刚加快速度,一把剑就从他后胸穿过,他扑倒在地又死了。

     这次死前他倒没有做什么动作,因为他是脸朝下的,别人根本就看不到他的脸。

     “哎哟我去,有点疼!”因为是奔跑中扑倒在地的,所以在倒地后身体还会向前擦动,与地面发生摩擦自然会痛了。

     “导演,刚才我出剑的姿势好像有点不对,再来一次吧!”忽然杨兴对郭寒要求道。

     “可以!”郭寒看了一遍刚才的镜头也确实发现杨兴出剑的时候有点不顺畅的感觉,他便同意了。

     “泥煤!还要再来一遍啊!”莫文心里不由骂了一声。然后他又开始重复了奔跑和扑倒在地的动作。

     “扑通”莫文扑倒在地,地面传来一阵反弹之力,让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有点疼啊,手臂上还传来一阵火辣辣的感觉,肯定是手臂擦破皮了。

     “导演,刚才我出剑的方向有点偏了,再来一次吧!”杨兴又出声道。

     “妹呀,我和你有什么仇什么怨,你是故意的吧!”莫文心里骂道。

     连续两次叫停,而且都是因为杨兴自己的失误,黄仙儿知道这明显就是故意的,不过她暂时没有出声,她相信导演肯定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杨兴,你要不要再休息一下调整状态再来?”郭寒对杨兴说道。

     “放心吧,这一次我肯定不会再出问题了。”杨兴虽然还想继续教训一下莫文,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做的太过,一两次就可以了。

     奔跑,扑倒!

     “嘶!”伤上加伤,手臂上的火辣辣的痛楚让他不禁深吸了一口气,他现在倒是体会到了跑龙套的艰辛了。

     “好!”

     再郭寒的一声叫好下,这一场算是结束了,但莫文还是不能马上起来,因为接下来还有其他人的戏,他只要这样趴在地上装死就可以了。

     大师兄他们走到莫文尸体跟前,然后愤怒的踢了一脚莫文,莫文整个嗯就仰面朝天了,他手里还拿着刚偷到的储物袋。

     “喀嚓!”

     “非常痛!”

     莫文感觉自己的手指都快要断了,疼痛的他想要叫出来。因为此刻杨兴的脚正踩在他手指上。

     “妹的,此仇我记下了,别人穿越都可以拳打纨绔,脚踢流氓!可是自己重生居然被客人威胁,还被人踩手指。”莫文心里藏着火。

     他知道这一个都与身份和实力有关,只要他变强了,这一切就不会发生在他身上了。

     “我一定要变强!”莫文在心里发誓道。

     ……

     莫文的戏结束后,他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

     右手五根手指都变红了,其中两根手指还有轻微的浮肿。他运起体内的微薄真气,想要通过真气来让手指消肿,可是真气刚运行到手指,一阵更痛的感觉传来,让他立即打消了用真气消肿的办法。

     “小说都是骗人的!”莫文叹了一口气,然后背靠着墙壁,头仰望着胡同上方的天空。

     “给!”

     忽然,身边传来小微的声音,接着他看到一瓶药出现在眼前。

     “谢谢小微姐!”莫文接过小微给的药水,然后便擦了起来。

     “嘶!”药水一抹在手上,真正火热的刺激传来,让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受委屈了!”小微看着莫文问道,“其实在这一行,这点委屈根本就不算什么,这样的伤在你成为一级演员前都是家常便饭。”

     “所以我才不想做演员,我情愿呆在一个小小的办公室,过着平平凡凡的日子!”莫文擦完药后说道。

     “你知道吗?你很有演戏的天分,一个路人都可以被你演的那么富有情感!”小微说道。

     “是嘛!在我看来,我就是那路人。我们绝大多数人不都是路人吗?这只不过是本色出演而已。”莫文不以为意的说道。

     “是啊!我们都是路人!”小微有点感触的应道。